民间鬼故事:折腰土地爷

推荐人: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5-07-17 11:00 阅读:
  钜野有个叫张文翰的人,考了很多次童子试都没有考取,一生就到人家家里去坐馆,教授蒙童。

  他曾经带着他的学生去,也和学生们一同参加考试,他的学生有很多都考上了,而他仍是榜上无名。

  张文翰在一个村子的村口的庙里,开设学堂,教授学生。每天傍晚,上完课之后,学生们都如鸟兽一样,各自回自己的家去了,只有张文翰一人住在庙里。

  有一天晚上,正好是那个月的十五月圆之夜,张文翰见到一个人在门外徘徊,张文翰仔细一看,是一个五十岁的老翁坐在一块石头上,庙门前有一塘池水,正和月光相映,那老翁的须发眉目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张文翰见他不是村子里的人,走上去问他,那人答道:“我姓许,是前面村子的人,因为喜欢这一塘池水,因此趁着月色,来此闲游。”

  张文翰请他进去,点上灯火,煮好茶水,对坐闲谈,感到颇为畅快。从此,许翁每夜都到来,闲谈到了深夜了才回去。

  张文翰一个人在庙里,正感到无聊孤寂,得到了许翁来夜谈,打发时间,心里感到十分的惬意。两人促膝闲谈,夜夜如此,很少缺席,甚至是风雨交加的日子,也按时来相聚,两人时常也饮酒作乐,相互请教。

  然而,许翁白天从没来过一次,张文翰偶尔问到这事,问他为何白天从不来相聚,许翁回答说:“前面不敢告诉你,现今我和你相交已深,没有什么话不能说了,我是前面村子的许茂修,五年前由于拖欠官粮,跳进这池水里死了。”

  张文翰和他交往已久,也不感到怪异,说:“像你这样落水而死的人,不能得到轮回,才郁郁不快地长久居住在这里吗?”

  许翁道:“也不是的,冥司对于缢死鬼、溺死鬼以及老虎啃死,毒蛇咬死的鬼,和正常死亡的人不同,轮回转世,有个期限,规定五年之后,自己找一个代替自己的人,自己才能得以脱身,才可以投胎转世。现今,五年的期限快到了,也将要和你分别了。”

  张文翰道:“百死不如一生,希望你早早脱离这灾厄,那才是值得高兴的事。”

  后来,许翁到来,脸上带着高兴的神色,对张文翰道:“明天中午,有一个男子来这里打水,绳子会断掉,桶会沉到水里面去,他下去找桶的时候,就会溺水而死,他就是我的替身。你不要泄露出去。”

  张文翰也为他感到高兴,向他道贺,两人又说话说到深夜才散。

  第二天,张文翰在庙里时时注意外面的动静,果然有男子来打水,绳子果然也断了,桶果然也下沉到水里去了,那男子果然也下去找桶,一会儿,他却提张文翰以为许翁弄错了,等到了晚上,许翁到来,对张文翰说:“我不忍心这家里孤男死去,他有八十岁的老母亲,眼睛看不见了,正靠着他奉养,让他溺死在这里了,就是杀了他的母亲啊!亡羊补牢,还不晚,我再等等吧!”两人都相对叹息。

  过了几天,许翁又来对张文翰说:“明天早上,有一个少妇从东南方走来,拿着蒲扇,遮住早上的太阳光,往远处看,她的扇子会被风吹到水边,少妇过来捡,就会不小心落到水里去。”

  张文翰嘱咐道:“果真找到了替身,还要来和我好好道别。”

  许翁道:“这当然。”

  第二天,张文翰又等着观察,果然有一个少妇走过来,果然像许翁说的那样,但是,她捡起扇子就大大方方地走了,又不见有什么怪异。

  等许翁到来,张文翰又问他缘故,许翁道:“又不成了。我看那少妇腹部膨起,已有身孕,将要临盆了,让他死去,就会是两条人命,我不忍心。还是再等等吧!”

  张文翰也很赞赏他的德行。

  从此,两人时时相聚,一个甘于在那里做教书先生,不想解馆回去,一个乐意做鬼,也不想脱离苦厄。

  许翁忽然有好几天都没有到来,张文翰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了,对他十分期盼。

  一天晚上,许翁披着新制袍子,带着高帽子,后面跟着一个人,像是他的仆役。

  这让张文翰感到很惊愕。

  许翁对他说:“今天真的是要和你长远地分别了。冥司把我前面的两件事报告给上帝,上帝对我的行为大加褒奖,授予我河南滑县李墥一地的土地神。马上就要去赴任了,今晚就来和你告别。”

  于是,许翁就叫仆役摆上酒菜果品,各自心里都有一种悲伤的滋味。

  张文翰道:“你现在脱离苦海,算得是腾达了,马上就要去料理一方土地了。想我还是碌碌无为,也不知道前途荣枯之事,将来真不知道落得个什么下场。”说完,不觉唏嘘感叹。

  许翁也悲伤地感叹道:“我看你没有福相,即使是微小的功名也难以取得。功名富贵都是不能强求的事。这里离滑县只有三百里路,明年春天,天气转暖,百花开放的时候,你可以到那里去游玩,我不会让你空手而回。”

  张文翰答应了他。

  村里的公鸡打鸣了,两人握手洒泪告别。

  以后,又是张文翰一个人在庙里,一夜都没有什么声响,感到百无聊奈,到了期限,也辞去了教书的工作,回家去了。

  第二年,张文翰按照许翁说的,带着一些干粮就前去了,没几天就到了滑县。来到一个村里,在村子前面有一个人见了他,拦住他问道:“先生是我们土地神的朋友张文翰吗?”

  张文翰惊讶地说:“你们怎么知道?”

  村人道:“前个月,村里的人家每家都得到了一个梦,梦到土地神来告诉大家,说今天有人到村里来,是他的好朋友。因此,我村里的人选了个日子,在明天举行祭祀土地神的大会。今天,先生果然来了,真是一件奇异灵验的事。”

  张文翰住在村里,第二天早上,早早起来,梳洗完毕,整理好衣服,进入庙里,见庙里的神像是新塑成的,就对着神像祷祝:“故友张文翰按照约定,如期来拜访,许君有灵,希望你能知晓。”

  说完,张文翰鞠躬下拜,然而神位上的神像也像在鞠躬。

  众人才扶起张文翰,说:“先生不要过于恭谦,神也感到不安了。”张文翰才停止,不再下拜。

  于是,张文翰在村里盘桓了一个月,那些村民挨家挨户地好酒好肉招待他。

  他离开的那天,村民又在大家共有的村会费中,拿出两百两银子送给他。

  张文翰回家置买田地,也算得上小康之家了。

  滑县的村子中,至今还有折腰土地的说法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